做实验,得iPhone!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生物技术论坛
安诺转录组文章6连发,666~

如何“平衡工作家庭”?2018生命科学领域最杰出女性给出回答

7 天前 来源:www.ca231.com_ca231亚洲城(认证)官网
分享: 
导读
都说女性能顶半边天,但当女性在职场叱咤风云的时候,仍会遭遇某种程度的阻碍,且经常被问及如何面对性别歧视、如何应对家庭职责、如何争取晋升……生命科学领域也不例外。近日,Fierce Pharma发布了“生命科学领域的20位最杰出女性”名单,从中或许可以找到一些答案和思考。


图片来源:Lia Shaked/Questex Media

在“MeToo”时代,越来越多的女性敢于指责遭遇的骚扰和歧视,而肇事者也越来越多地被追究问责。包括美国生物技术创新组织(BIO)、加利福尼亚州等地区组织,正在推行改革,以增加女性在公司董事会中的比例。这些新规则让人鼓舞,但是某种程度上,也反映了职业女性仍然面临着某些阻碍,即使是处于领域顶端的女性。

2018年的诺贝尔奖授予了3位女性科学家,其中包括物理学奖获得者Donna Strickland,然而直至诺奖名单发布后的一个半小时,这位杰出的女学者依然没有自己的维基百科页面。

生命科学领域并没有什么不同:根据MassBio和LiftStream进行的研究表明,女性占据了50%的初级职位,但是领导层只占20%,董事会仅为10%。近日BIO为其成员公司发布了新的目标:2025年高层领导者中女性比例从目前的25%上升至50%,董事会成员从现在的10%增加至30%。

FiercePharma发布了“生命科学领域20位最杰出女性”榜单,调研了一些最为常见的问题:如何面对性别歧视、如何应对家庭职责、如何争取晋升?这些杰出女性给出了自己的见解:

基因泰克负责发展科学的高级副总裁Sara Kenkare-Mitra强调“投资下一代女性、男性科学家及领导者”的重要性。对于希望晋升的女性,最常见的建议是什么?要大胆!Synlogic首席执行官Aoife Brennan、GlaxoSmithKline 的CMO Kate Knobil博士都认为,女性无论如何都要尝试。“并不需要等到100%合格才让自己前进。”Knobil表示道。

Blueprint Medicines的首席科学官Marion Dorsch博士认为,下一步同样重要。“确保你的主管和你周围的人知道你想去哪里以及你的抱负是什么。不要羞于寻求帮助,并想方设法朝着你想要的方向发展。”她建议道。

以下是“生命科学领域20位最杰出女性”具体名单,探索君依据原文进行了整理:

1、Hanne Bak

公司:Regeneron(再生元制药)

职位:Vice President, Preclinical Manufacturing & Process Development(临床前研发和过程开发副总裁)


Hanne Bak加入再生元制药的机缘很偶然。“我碰巧爱上了一个住在纽约的美国人。搬到这里后,我在地图上标出了合适通勤的半径,其中包括了Tarrytown,再生元制药的总部所在之地,位于纽约市以北30英里。” Hanne Bak是丹麦人,学生时代的她就对化学着迷。后来,她发现纯粹的研究太局限了,所以转向生化领域。

“我们为实验性药物开发制造工艺,然后再进行商业化生产。” Hanne Bak一直在再生元制药工作,她将公司比喻成“将科学实现转化的桥梁”。

Hanne Bak并没有性别歧视上的困扰,她说:“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我不能做我想做的事情,这对我很有帮助。”虽然已在公司获得一个真正的权威职位,但她相信,当员工们在学习,并从为人们的生活带来有意义的改变中获得成就感时,任何岗位都会有回报。

2、June Bray

公司:Allergan(艾尔建)

职位:Senior Vice President of Regulatory Affairs and Medical Writing(法规事务、医学协作高级副总裁)


在其41年的职业生涯中,June Bray一直在助推药物从实验室走向市场。作为艾尔建的监管事务主管,June Bray通过Actavis收购Forest Laboratories和艾尔建完成了公司的大升级,使其成为全球的仿制药巨头。

“我很幸运,得到了许多处理公司重要产品的工作机会。” June Bray表示道。她认为,这其中需要很大的信心,相信自己可以助推公司的产品走向全球。事实上,幸运的背后是不懈的努力,包括制定战略并付诸行动的能力。June Bray回忆表示,仅仅在美国,她就曾提交过30份审批申请。“药物获得批准是我职业生涯的亮点。”她说。

这些天,June Bray对于艾尔建的重磅新药Vraylar获批而感到兴奋。Vraylar是一种抗精神病药,艾尔建提交了新适应症(双相情绪障碍)的申请。June Bray还在推动以病人为中心的药物开发,这是一种相对较新的模式——FDA允许公司使用试验终点,这些终点不仅来自可靠的试验,也来自病人自己。

这种模式的改变,以及全球各地区不断不变的监管政策,让June Bray及其团队需要不断的改变战略。她会花很多时间与监管机构会面。2017年,她几乎一年(48周)都在路上,奔波在艾尔建全球各地的办事处之间。

忙碌的工作让June Bray同样面临着权衡家庭和工作的挑战,“当你有一个家庭的时候,抚养孩子的大部分工作都落在母亲的肩上。”June Bray解释道。她并不认为,这会阻碍她的成功,相反,有助于提升办公室有效管理的技能。

3、Aoife Brennan

公司:Synlogic

职位:President and CEO, Chief Medical Officer(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首席医疗官)


Aoife Brennan毕业于医学院,在美国接受一年的培训后,她并没有返回爱尔兰从事临床护理、医学教育和研究相结合的职业,而是选择进入产业界——先后在Tolerx、Biogen和Synlogic3家公司任职,并获得一系列晋升,最终成为一家上市生物技术公司的首席执行官。

在职场升级中,Aoife Brennan不得不放弃一些东西。在Biogen工作时,Aoife Brennan负责培训公司从学术界招聘的人员,这与她之前从事教育工作的心愿一致。跳槽到一家规模较小的公司Synlogic意味着放弃这个机会。

我注意到,女性通常擅长执行和工作。但是,她们的上进心受到了限制,因为被认为没有商业头脑。”Aoife Brennan正在组织一个关于女性的研讨会系列,以确保女性有能力在组织高层找到工作,比如在风险、成本和时间之间做出权衡。

4、Jennifer Carver

公司:La Jolla Pharmaceuticals

职位:首席运营官


谈及La Jolla Pharmaceuticals,首席运营官Jennifer Carver几乎能面面俱到。Jennifer Carver是公司的第七位员工。现在,La Jolla Pharmaceuticals拥有三百多人。

“这是一段奇妙的旅程,”Jennifer Carver表示道。最近,公司获得了首个里程碑式的进展——低血压药物Giapreza疗法获FDA批准,Giapreza能够增加患有感染性休克或其他分布性休克的成年人的血压。

Jennifer Carver认为,伴随一家初创公司的成长,有一个着迷的好处——塑造它的文化。“自私点讲,你可以建立一个你想要工作的公司。吸引优秀、聪明、有风险精神的人们加入公司是构建企业文化的一部分。”她解释道。La Jolla Pharmaceuticals的核心价值观包括谦逊、信任、团队合作和关爱。

5、Beth-Ann Coller

公司:Merck

职位:Executive Director of Project Management and Leadership(项目管理和领导执行董事)


Beth-Ann Coller在Merck疫苗研发部门工作了25年,她知道这一领域发展速度并不快。2014年埃博拉疫情在非洲爆发后,她和团队迅速采取行动,并研制出一种疫苗,很好地控制住疫情。这款疫苗是在紧急情况下被授权使用的,Merck计划今年申请审批。

在内布拉斯加大学医学中心获得博士学位后,Beth-Ann Coller立即投身于Hawaii Biotech公司的疫苗研发工作,致力于登革热病毒的研究。她以科学家的身份加入公司,并一路晋升。

随后,Beth-Ann Coller加入葛兰素史克,同样在病毒学领域工作。这一职业转变要求她搬到比利时,并迅速学会法语,以便与新同事交流。5年后她再次回到Hawaii公司。2010年,Hawaii破产,公司的登革热项目被Merck收购。Beth-Ann Coller也就是在此契机下加入Merck。

工作变迁中,她感悟到在一家全球制药公司和一家生物技术创业公司工作的主要区别。“在创业公司,你必须是一个‘多面手’。相反,在一家制药巨头,你的周围都是专家。”不过,她在Hawaii的生物技术经验为其在Merck担任领导职务奠定了基础。

6、Marion Dorsch

公司:Blueprint Medicines

职位:Chief Scientific Officer(首席科学官)


Marion Dorsch在Free University of Berlin获得www.ca231.com博士学位。她认为“从事科学研究并做出重大发现”是一件令人满意的事情,但是她希望能够从事应用科学研究,所以选择加入公司。

Marion Dorsch的第一份工作是Millennium制药公司(现隶属Takeda的一部分),在那里Marion Dorsch抓住了领导项目的机会,并学习了药物研发的知识。她的工作重点是自身免疫性疾病,但是她想进入肿瘤学。这在她跳槽到诺华制药后得到了实现——她参与了Odomzo(一种治疗基底细胞瘤的药物)的项目,这款药物目前已在美国和欧洲获批上市。

几年后,Marion Dorsch成为Blueprint Medicines的首席科学官,负责管理化学、生物、非临床科学和转化医学部门。 她说,这项工作最好的部分是把不同的团队聚在一起。她喜欢将自己的团队与Blueprint的其他部分联系起来,比如临床和商业团队。

目前,Blueprint Medicines正专注于开发针对具有特定基因特征疾病的激酶抑制剂,目前已有3个产品,并计划明年向FDA提交申请。药物研发是一个充满挑战的过程。Blueprint Medicines同样面临着行业内常见的挑战,包括哪些项目应该优先考虑,以及如何分配有限的资源。“有时候我们不得不做出艰难的决定,中止一个项目,为其他更有前途的项目腾出资源。” Marion Dorsch解释道。

7、Maria Fardis

公司:Iovance Biotherapeutics

职位:President and Chief Executive Officer(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2016年6月,Maria Fardis加入Iovance(当时称为Lion Biotechnologies)。在此之前,她曾在Acerta和Pharmacyclics公司开发BTK抑制剂Calquence和Ibrutinib,用于治疗血癌。

Maria Fardis为Iovance Biotherapeutics制定了一项监管和商业化计划。最新消息显示,Iovance Biotherapeutics开发的一款基于肿瘤浸润淋巴细胞(TIL)的细胞疗法,适用于晚期黑色素瘤,获得了FDA的快速通道资格。“细胞疗法是利用患者自身的免疫系统解决癌症问题,这是一个积极的方向。当大家专注于血液肿瘤时,我认为需要更多地关注实体瘤。” Maria Fardis表示道。

虽然Maria Fardis很清楚TILs适用于多种肿瘤类型,但是她希望公司的所有资源投入到黑色素瘤的审批中。为了扩展其他可能,Maria Fardis积极寻求更多的合作。2017年4月,公司与德克萨斯大学MD安德森癌症中心签署了多年合作协议,研究TILs在卵巢癌、肉瘤和胰腺癌中的应用。此外,Iovance还在研究TILs在肺癌和头颈癌中的潜力。

8、Susan Galbraith

公司:AstraZeneca(阿斯利康)

职位:SVP and Head of Oncology, IMED Biotech Unit(高级副总裁、IMED生物技术部门肿瘤学主管)


第三代EGFR抑制剂Tagrisso或者一级PARP抑制剂Lynparza是阿斯利康增长的强大“引擎”。而Susan Galbraith是这两款药物成功背后的关键人物。她曾担任IMED生物技术部门的肿瘤主管,负责小分子肿瘤研发。

Susan Galbraith在很小的时候就对医学产生了兴趣,并在攻读医学学位期间对肿瘤学产生了兴趣。但是,进入制药行业是一个“意外”——攻读博士学位时,Susan Galbraith研究的一种早期药物获得百时美施贵宝的认可,最终她加入这家公司。在丈夫的支持下,她跨越了大西洋,从学术界转到了工业界。

由于安全问题,该药物后来被取消,但是因祸得福,她开始研究癌症免疫学,在当时这一领域并没有现在这么流行。她积极参与了Yervoy的授权、Opdivo的早期开发、Adnexus和Medarex的收购,以及与Exelixis的研究合作。

如今,她涉足药物领域已经20年了。基因组技术和更多的癌症免疫学知识改变了肿瘤学研究。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机制出现,越来越多的药物被开发出来,如何将它们明智地结合起来,以便找到潜在的治疗方案,这是一个新的挑战。

2011年,阿斯利康采用了以“5Rs”为核心的新研发战略——正确的目标、正确的组织、正确的安全性、正确的患者和正确的商业潜力。Susan Galbraith认为这是选择组合的一个关键准则。此外,她认为正确的临床试验设计很关键。

2015年,阿斯利康在IMED首次建立了一个“女性领导者”项目,现已在全公司推广,旨在为女性提供一个探讨职业、个人发展的平台。“保持好奇心、学习以及努力工作的意愿,你就会得到巨大的回报。” Susan Galbraith表示道。

9、Vinita Gupta

公司:Lupin

职位:CEO


2018年是Lupin成立的50周年。然而,几个月前,公司创始人Desh Bandhu Gupta去世以及经过多年增长后的财务大幅下滑,都让公司本该欢庆的氛围蒙上了阴影。不过,Desh Bandhu Gupta女儿Vinita Gupta已于2013年开始担任Lupin的首席执行官。

Vinita Gupta在公司的全球化布局中起到了发挥了重要作用,他们完成了一系列收购。她评价自己时表示:“我最大的性格特点是,我是一个永恒的乐观主义者——当我相信某件事的时候,我就会全力以赴去实现它。我的适应能力很强,不会被挑战吓到。

2007年,Vinita Gupta试图收购日本Kyowa制药公司,并由此开启了国际并购热潮,先后进军南非、澳大利亚、德国、菲律宾、墨西哥和巴西。其中,最令人难忘的收购是2016年以8.8亿美元收购美国Gavis制药公司,是当时印度制药公司在美国达成的最大一笔交易。现在,Vinita Gupta正在重新定位Gavis,以专注于她认为能够确保Lupin中长期增长势头的领域,包括复杂的非专利药,特别是女性保健品,以及特殊药物。

获得正确的产品以建立差异化的投资组合是Vinita Gupta的工作之一,此外,她还需要寻找合适的人才,并创造一个适合的环境。

10、Kimi Iguchi

公司:Sage Therapeutics

职位:首席财务官


Kimi Iguchi很喜欢解谜。在一家环境咨询公司的实验室工作了一段时间后,她发现自己更多的时候是在商务办公室工作,对公司的运作方式很感兴趣。

回学校获得MBA学位后,她在Biogen和Millennium工作,并把化学和商业部分重新组合在一起。后来,她开始关注规模较小的公司。在这些公司里,她可以以多种不同的方式参与。“其中一些公司只有30-40人,” Kimi Iguchi说,“我在那里帮助制定战略、商业模式,研究基因以及我们如何赚钱。在解决各种各样的挑战时,我很有活力。”

当加入Sage Therapeutics担任首席财务官时,Kimi Iguchi是第十位员工。她在投资策略上的工作不仅帮助公司解决了日益增多的投资渠道问题,也帮助公司应对了伴随快速增长和转型而来的挑战。

目前,Sage Therapeutics的核心产品是GABA信号调控制剂brexanolone,适用于产后抑郁症,目前已经获得FDA的优先评估资格,正在等待结果。此外,公司的sages -217项目预计在今年年底发布该药物第三阶段的ca231亚洲城官网。

11、Sara Kenkare-Mitra

公司:Genentech(基因泰克)

职位:SVP Development Sciences(发展科学高级副总裁)


Sara Kenkare-Mitra在生物制药研发部门中担任最令人羡慕的职位之一:在Genentech的研发和早期开发部门担任高级副总裁。

“Genentech对人才的要求很高,通往领导职位的道路不可避免地需要大量的技能、才智、激情和努力。” Sara Kenkare-Mitra表示道。她认为自己有职责挖掘尽可能广泛的科学人才,特别是有才华的女性。基因泰克目前有53%的员工是女性,其中50%的董事和七分之三的高管是女性。

12、Kate Knobil

公司:GlaxoSmithKline(葛兰素史克)

职位:首席医疗官


最初,Kate Knobil是一名肺科医生,但是她却被制药行业所吸引。她的第一份工作是葛兰素史克的呼吸道部门,她学习了很多关于药物开发、公司运作的知识。2001年,葛兰素史克推出治疗慢性阻塞性肺病的Advair,这让Kate Knobil强烈意识到药物将会帮助成千上万的患者。

“这种感觉对我以后的职业生涯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我们应该专注于让病人受益的方向。” Kate Knobil在GSK步步高升。她也会担心自己没有足够的经验,但是她依然决定冒险。“启动一项真正重要的临床医学、了解不同的文化、走出舒适区……这些促成了现在的我。未来,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Kate Knobil表示道。

13、Andrea Miller

公司:Mylan

职位:SVP, Head of Global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and Regulatory Affairs(全球研发和监管事务主管、高级副总裁)


当Andrea Miller以临床研究助理的职位加入Mylan时,公司还很小。以此为起点,她的职业生涯随着她帮助公司戏剧性地扩展而成长。

Andrea Miller对监管事务产生浓厚的兴趣。在Mylan近30年的职业生涯中,她有一半时间是在监管岗位上度过的,包括参与公司呼吸道、生物类似药的研发以及公司的全面扩张。目前,作为全球仿制药巨头,Mylan在165多个国家销售药品,在全球拥有47家工厂。

2007年,Mylan收购默克仿制药部门,成为全球第三大非专利药企业。而Andrea Miller也被提升为公司的全球监管主管。“这个职位最让我满意的部分在于能够会见全球各地的专家,了解不同的文化。” Andrea Miller表示道。

如今,她担任公司全球研发和监管事务主管,管理着3000名专家,从事注射剂、固体口服药物、局部透皮药物等项目。她把自己的职位看作是一个“推动者”,并认为职业生涯中面临的最大挑战其实是自己。“我们需要直面错误,而不是逃避。” Andrea Miller强调道。

14、Melissa Moore

公司:Moderna Therapeutics

职位:Chief Scientific Officer, Research Platform(研究平台首席科学官)


作为一名科学家,Melissa Moore占据了一个由ca231亚洲城官网统治的世界。她专注于RNAwww.ca231.com研究,并将其转化为药物开发,这些ca231亚洲城官网为其研究奠定了基础。“我们需要用ca231亚洲城官网支持自己的观点。”她如此认为。

信使RNA是将DNA信息传递给细胞内蛋白质制造设备的分子。Moderna Therapeutics公司希望基于这一类RNA开发治疗药物。这与Melissa Moore的研究领域不谋而合,促成了她的加入。

现在,Melissa Moore主要负责RNA和蛋白质科学的领导工作,并通过公开演讲或发表文章向外界宣传Moderna的科学研究成果。最近,她开始负责公司研究平台的战略规划。

Melissa Moore向生物制药领域的女性工作者建议:“不要害怕。恐惧会阻碍你,让你无法承担那些可能带来巨大回报的风险。”如何克服恐惧?她认为首先需要抓住它们,并学会从失败中学习。

15、Melanie Nallicheri

公司:Foundation Medicine

职位:Chief Business Officer and Head, Biopharma(首席商务官兼生物制药主管)


作为Foundation Medicine公司的首席商务官,Melanie Nallicheri的目标是巩固公司文化——重视员工的多样性以及他们的观点。

Foundation Medicine提供全面的基因组特征分析方法来鉴定患者癌症的分子改变,并将其与相关的靶向疗法,免疫疗法和临床试验相匹配。目前,公司通过组织和液体活检,提供基于DNA和RNA的全面测试组合。

2015年,罗氏斥资10亿美元收购公司56%的股权。2018年,罗氏又以24亿美元收购其剩下的股份。近期,与新东家罗氏一起,Foundation Medicine推出了一项血液测试,可以对70种与实体瘤发展有关的基因进行检测。

16、Rebecca Holland New

公司:Thermo Fisher Scientific(赛默飞)

职位:Group VP, Global Business Management(全球业务管理副总裁)


在赛默飞,Rebecca Holland New负责为客户交付、管理项目和商业以及规划未来。她还负责管理公司的收购业务。

Rebecca Holland New曾在Patheon、Novo Nordisk和Bausch & Lomb等公司任职,2017年赛默飞收购Patheon时,她由此而加入赛默飞。5年内,她完成了6次整合,为公司增加了约10亿美元的收入。

在兼顾母亲责任的同时拥有一份成功的事业,这对于任何职业女性而言,都是一个艰难的平衡。2015年,纽约时报曾发布报道称,美国女性在职场中的比例在过去10年一直在下降,61%的非工作女性将家庭责任作为原因。

Rebecca Holland New希望通过同事的支持来促进职业发展和工作与生活的平衡。除了抚养5个孩子,她还辅导高中和大学的学生以及同事的孩子,并在赛默飞担任导师。

17、Arleen Paulino

公司:Amgen(安进)

职位:Vice President of Singapore Site Operations(新加坡运营副总裁)


Arleen Paulino抱着“一时兴起,决定试一试”的心态选择了生物技术领域。“对我而言,这是一种应用化学的方式,这样就有实实在在的成果,对一些人的生活产生实实在在的影响。”

她曾在Genentech工作,随后加入Immunex(Amgen2002年收购),现在担任Amgen在新加坡工厂的运营副总裁。升职期间,她常常被要求承担一些舒适区以外的工作,她会欣然同意,因为她觉得如果别人对她有信心,她自己也应该有信心去完成。

这最终促成了安进在新加坡的下一代生物制造设备的诞生,所用时间仅为建造一家传统制造厂所需时间的一半。它的容量与传统工厂一样,但是占地空间少了75%。工厂使用一次性生物反应器、连续净化处理和实时质量分析来制造单克隆抗体,所需的水和能源资源更少,同时产生的固体废料和排放气体减少。因此,工厂的运营成本大大降低。

在新加坡,Arleen Paulino管理着超400人的团队,包括制造、工程、供应链、IT、金融、人力资源和质量等多部门员工。

18、Shalini Sharp

公司:Ultragenyx

职位:首席财务官


Shalini Sharp可能每天都在从事金融业,但这并不意味着她的工作仅限于处理数字。“我认为公司的所有www.ca231.com都是要花钱的,它们都是为了创造价值而执行的。”她解释道。

Shalini Sharp在Ultragenyx管理财务和IT,包括公司战略、投资者关系和公关、采购、财务规划和分析、税务和会计。她说,最大的挑战是保持平衡,管理优先事项,在任何时候关注最关键的问题,但也要留出时间进行长期思考。

“我们很容易陷入处理日常事务的泥沼中,然后做出反应。但有时候,你需要花点时间来考虑长期策略。”她解释道。由于Ultragenyx主要针对罕见和超罕见疾病,所以公司的战略是开发小型项目,但同时进行多个项目。

我认为,不仅是女性,女性和男性都面临着巨大的挑战,他们都在努力平衡个人生活和家庭生活与工作之间的关系。”Shalini Sharp表示道。

19、Andrea Spezzi

公司:Orchard Therapeutics

职位:Chief Medical Officer and Co-Founder(首席医疗官和联合创始人)


Orchard Therapeutics是一家致力于开发针对罕见病的造血干细胞基因疗法的公司。

Andrea Spezzi曾在葛兰素史克公司工作6年多,担任罕见病部门的副总裁和药物开发主管。这段经历与其在Orchard公司的工作内容相契合。Orchard公司最近与GSK合作开发了针对罕见疾病的基因疗法,包括两种后期药物。同时,Orchard成功抢购GSK的Strimvelis,一种治疗ADA-SCID罕见病的基因疗法。

在GSK之前,Andrea Spezzi曾在Takeda担任研发全球医疗总监,是生物技术领域为数不多的女性CMO之一。但是她说她很幸运,没有遇到性别歧视。“作为女性,我们在谈论自己的成就、技能和才能时,会习惯性地变得更加保守。这可能会给女性的职业发展带来挑战,也可能会让这个行业变得更加男性化。”她表示道。

她试图让年轻人明白的一件事,要在成功的事业与个人生活和家庭之间取得平衡,这对女性和男性都是一个挑战,尤其是高层管理人员。她建议年轻人要多学习、累积经验并保持积极的态度。

20、Susan Sweeney

公司:Bristol-Myers Squibb(百时美施贵宝)

职位:Head of Worldwide Commercialization(全球商业主管)


自1995年以来Susan Sweeney就一直在百时美施贵宝工作。最近她被任命为BMS的美国商业运营主管,负责将血液稀释剂Eliquis从一个“落伍者”变成了下一代口服抗凝血剂市场的领导者。

在咨询了外部营销专家和医生后,百时美施贵宝与合作伙伴辉瑞公司会面,并“改变营销计划”。“我们知道Eliquis是一个非常特别的产品,我们需要确保把信息传达给医生。” Susan Sweeney解释道。

作为6个孩子的“骄傲母亲”,Susan Sweeney认为平衡工作和生活特别重要。她指出,百时美施贵宝 “相当宽松”的产假政策,以及公司在美国所有主要办事处的日托中心,都有助于“平衡我们今天所处的复杂世界”。

责编:悠然

参考资料:

2018's Fiercest Women in Life Sciences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www.ca231.com_ca231亚洲城(认证)官网”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www.ca231.com_ca231亚洲城(认证)官网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